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产品展示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行业新闻 >

想看腿?不好意思,《惊奇队长》要让你失望了

想看腿?不好意思,《惊奇队长》要让你失望了
  • 产品名称:想看腿?不好意思,《惊奇队长》要让你失望了
  • 产品简介:如果你问我《惊奇队长》好不好看,我可能会回给你一个Gavin式假笑,不过女主的“硬核朋克”倒是给我留下了挺深的印象——这部超级女英雄电影没有“美艳无双”,没......

产品介绍:

如果你问我《惊奇队长》好不好看,我可能会回给你一个Gavin式假笑,不过女主的“硬核朋克”倒是给我留下了挺深的印象——

这部超级女英雄电影没有“美艳无双”,没有“坦胸露腿”,惊奇队长从脖子到脚指头被包裹得“严丝合缝”,甚至还有不少犹如恐怖片的惊悚画面,比如罗尔·丹弗斯(Carol Danvers)面部狰狞,流出蓝色鼻血......

布丽·拉尔森(Brie Larson,惊奇队长的扮演者)与性感绝缘的面庞+中性打扮,让直男观众内心深处的“偷窥欲”无处可泄。除了惊奇队长的“硬核做派”贯穿始终之外,这部电影的故事框架都是由女性撑起的——见证光速引擎实验过程的都是女性:劳森博士(玛维尔)、卡罗尔(惊奇队长)、飞行员玛利亚·兰博(卡罗尔的朋友)和她的女儿莫妮卡·兰博。

在这部长达两小时的电影中,鲜有血腥刺激的打斗场面、爱情桥段根本不存在、男性反派不是软弱就是鸡肋。《惊奇队长》一直在向观众输出一个明确的信号:我们不想拍一部满足直男欲望的漫改电影。所以,这部清汤寡水的女权主义电影让漫威粉丝很憋屈,因为漫威的大部分粉丝都是男性,而且是直男。

无论是出自DC的神奇女侠,还是出自漫威黑寡妇,或纵观漫改超级女英雄电影(猫女等等),从扮相到选角,再到人物设定、故事情节、很难说这些电影里没有夹杂直男审美/趣味。但是作为漫威浩大宇宙的第一部女性主角、女性导演的超级英雄电影,所有关于《惊奇队长》的讨论都基于“女性的自我寻找”,“性别平权”贯穿整部电影。

卡罗尔真的跟“美艳”没什么关系

《惊奇队长》的故事基于女主的身份寻找与重塑。在被克里人洗脑之后,卡罗尔在“骗局”中逐渐发现了支离破碎的记忆,她找到过去的自己、真正的自己,最终意识觉醒。重点是,在卡罗尔升级为惊奇队长的过程中,她对自己能力的掌控其实就是自我重塑的过程。男性在这部电影中的缺席无疑说明了,《惊奇队长》更希望传达出一种“女人可以靠自己,不需要被男性认可”的价值感,这被解读为真正的女权。

枪稿的“灰狼不是老赖”认为,虽然在粉丝文化角度看,《惊奇队长》是不成功的,但从性别文化角度来看,《惊奇队长》又算是成功的,因为这个角色身上展现出了某种女性主义的深度——

“这种女性视角呈现出来的女性,必然是和好莱坞传统男性导演(乔恩·费儒或扎克·施耐德之流)视角处理下的女性全然不同。后者是一种直男游戏世界的柔软点缀,而前者则是女性幻想世界里的铁金刚。”

全村儿(《复联4》)的希望

在男性主导的超级英雄世界里,包括漫威粉在内的一大批观众都喜欢将女性超级英雄与男性超级英雄进行对标。打脸的是,惊奇队长的能力不仅甩了美队几条街,她甚至是几位主流超级英雄的总和。有多强呢?这么说吧,她可以和灭霸对打,基本上算是“复联”全村儿唯一的希望了(在《惊奇队长》中,她可以一个人灭掉一搜克里人的巨型战舰)。

具体来说,她可以操控任何形式的能力,包括物理能量和魔法能量,然后再把这些能力释放出去,也就是“双星状态”(Binary)。这些能量还能为她减伤,并起到抵抗和快速恢复的作用。在浩大的漫威宇宙中,鲜有人拥有这样的超能力。

在原版漫威漫画中,共有五人拥有“惊奇队长”的称号。迈·威尔是第一代,卡罗尔是二代(以下内容有剧透,慎点)。二人是情侣关系(迈·威尔在解救卡罗尔的时候牺牲,后者也因此拥有了超能力。具体细节我就不多说了,感兴趣可以去翻翻漫画)。后面三代惊奇队长基本是“有其名而无其实”,可以“忽略不计”。

在漫威的官方评分中,不戴手套的灭霸仅与满分有一分之差。当然,戴了手套的灭霸就不用说了,无人能及。对比来看,漫威体系中我们所熟知的超级英雄基本都是“弱鸡”,即便达到巅峰状态也无法与灭霸抗衡。而惊奇队长就不一样了。在原版漫画中,惊奇队长曾两次率队击败灭霸,而且,都是作为主力队员,甚至可以单挑灭霸。

惊奇队长是漫威宇宙中最强的女性超级英雄,而且绝对算得上是Top 3的超级英雄。但是,如此之强的女英雄却本应有一个精彩的故事,但是这部电影的问题是:“玩老梗”“缺乏想象力”“平庸”,大部分的观感体验是:没有感受到惊奇队长的惊奇。

从表面来看,《惊奇队长》抛弃了直男趣味,突破了某种大众对于超级女英雄的刻板印象。特别是在

近两年,女性超级英雄漫改电影崛起,比如《神奇女侠》《蚁人2:黄蜂女现身》的出现都顺应了“男女平权”及“女权主义”盛行的主流价值观。

《神奇女侠》,要啥有啥

说到《神奇女侠》再提一句,她和惊奇队长都是女权运动的产物,神奇女侠诞生于女权运动的第一次浪潮:19世纪末开始至二战,那时主张“两性平等”;惊奇队长诞生于第二次浪潮:从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那时主张“两性平权”。

不过,不论是出自DC的《神奇女侠》,还是出自漫威的《惊奇队长》,评价都非常两极分化,有人批判《神奇女侠》是一切投机元素的集合:“伪女权+手撕鬼子+超级英雄+反战情怀”。从感官到精神层面,神奇女侠的设定是基于男权视角的。影评人杨时旸曾指出:

“女主角被塑造成既性感又呆萌的形象,有着成熟的肉体和连雪花都没见过纯洁,这本身就是男权视角的,还非要表现得特别女权化。用护腕挡子弹可以被接受,如果中国导演拍一部孙悟空用金箍棒挡炮弹,想想会被喷成什么样?”

《惊奇队长》,你想看的都没有

尽管在女性寻找自我的主题上,惊奇队长已经有了足够正确的价值观输出,但是这部电影的目的性过于明显——服务于《复联4》,这也直接导致了电影过于平庸的命运。在“重头戏”《复联4》之前上映,漫威的目的无非是为了将惊奇队长“功能化”,将《惊奇队长》“工具化”。惊奇队长只是漫威超级英雄集体出动前的热身。从这个角度出发,漫威的做法非常保守,电影无聊也是预期之内的事情了。

如果说《神奇女侠》的问题在于过度服务男性观众,那么《神奇女侠》的问题则在于过于平庸,它甘于当《复联4》的陪衬。

相关产品: